6KBBS门户站长频道业界新闻网站运营网络编程站长资源社区论坛
当前位置: 6kbbs V8.0 官方论坛 » 网络编程 » 资深分析 互联网让我们变“愚蠢”了吗?
资深分析 互联网让我们变“愚蠢”了吗?

互联网让我们变“愚蠢”了吗?

来自美国两家互联网调研机构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,76%的受访者表示互联网将提高人类的智商,当然,也有21%的受访者认为互联网将降低人类智商。互联网到底使人更聪明,还是更愚蠢,这绝对是一个极有价值,但很难说清楚的话题。

互联网与网民的关系,是通过一个个网络应用来体现的,也许通过分析这些应用给我们带来的利弊影响,能从中找到问题的答案。

搜索引擎——信息获取门槛无限降低之后

还记得“凿壁偷光”的故事吗?人类获取知识的成本曾经如此之高,但故事的主角——西汉时期的匡衡最终成了大学问家。有了Google、百度,我们还需要“凿壁偷光”吗?我们只需要一台电脑、一根网线、一个Google。

搜索引擎的最大价值在于,它第一次让人类掌握了信息获取、过滤的权利,做了信息的主人。无论什么话题,只需要敲入关键词,马上就能得到答案。也就是说,在搜索引擎时代,人人都变成了“知道分子”,这是伟大的进步。

搜索引擎让知识不再是“奢侈品”,但它又带出了一个新难题——当信息爆炸时,辨别、筛选能力就变得至关重要。搜索引擎只负责告诉你哪个网页最匹配你的关键词,但并不能保证其知识的正确性,更无法帮你去粗取精。

此外,当信息获取成本越来越低时,我们独立思考的能力有所下降。君不见,在百度知道里,连老师布置的一篇作文、一道数学题都能找人帮忙做,只需要付出几个虚拟币即可。

爱因斯坦说过,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。不过搜索引擎似乎在破坏人类的想象力。对任何话题的检索,网民选择的关键词往往雷同,而检索同一关键词的结果是唯一的——也就是说,我们获取的信息有同质化的倾向。有人可能反驳说:我们从小不也是同一套教材教育出来的吗?但别忘了,教材只在课堂上用,Google则可能伴随你一生,并且无处不在。

SNS应用——148的魔咒

国外有Facebook,国内有开心网,如今很多人可能不喜欢到朋友家里娱乐,但却喜欢到朋友的空间里“偷菜”。

是的,Facebook们让社交变得轻松,你可以点几下鼠标就能得到一个“朋友”,并且通过照片、状态更新以及其他方式参与到他的生活中——这是一种低成本的社交方式。理论上来讲,只要你愿意,可以无所限制地增加很多朋友,多多益善。

不过牛津大学的人类学专家罗宾敦巴发现,人脑的认知力限制了社交网络的规模,并根据智力高低和大猩猩的社交网络推测,人类智力所允许的、稳定的社交网络约为148人,这一数字就是著名的“敦巴数字”。

来自Facebook的数字对此进行了印证,Facebook用户的平均好友数量为120人,而用户与好友之间的互动也十分集中,其中男性用户大概与4名朋友经常互动,女性用户稍多一点,大概10名。

在现实社会中,我们大概是“广交好友,与少数人互动,只与最亲密的人讨论最重要的事情”。Facebook们并没有改变这一规律。换句话说,或许人们可以有效地传播自己,但与传统社会一样,仍保留较小的社交圈子。

而更进一步,Facebook们似乎正在成为现实关系的障碍。美国一家律师机构对5000余例离婚诉讼进行整理发现,有989例提到了Facebook——通过配偶的Facebook账号找到的调情私信和暧昧留言,被作为提出离婚的证据。当然,这并不能说Facebook是罪魁祸首,但当人类习惯了互联网式的社交方式,就会对现实社交产生越来越多的不适应,或者是“自闭”,或者是“懒惰”。比如朋友生了个小孩,以往你可以兴冲冲去看望孩子,现在却丢给对方一句:快上传照片,让我去看看。

微博——你准备好了接受超负荷信息吗

再来看看Twitter类的微博服务吧,眼下它正在中国大地火爆非凡。但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人们还在争议。来自韩国的一些学者花费了数十页的报告来证明:Twitter更像是一个新闻媒体,而非简化版的Facebook。

很多人都有一个观点:微博让人人都变成了一个电台,为了他们的粉丝,每天语不惊人死不休。而十分便捷的“转发”功能、字数限制让信息轻盈且易传播,而且连绵不断。

如此一个平民化、完美的媒体工具,它会让人类变得愚蠢吗?英国的心理学家给出了肯定的答案。他们认为,上Twitter可能减弱人们的“工作记忆”。所谓“工作记忆”,包括存储和使用信息的能力,当人们要做计划和策略部署时可训练这种能力。而Twitter的信息太过简洁,人们根本不需要动脑子对其进行处理,所以人们注意力的持续时间会缩短——这符合“脑残”的部分定义。

抛开心理学家的抽象研究,单看一下微博的应用体验,对于重度用户来说,你往往会发现,假如你长期泡在微博上,可能读到很多八卦、段子、趣图,却错过了“主流信息”。如果实在不巧,你“粉”了几个话痨,可能连八卦也错过了,只看到一些没有价值的家长里短。

我们只选取了几个当下最为流行的网络应用进行浅显分析,并且从行文来看,似乎更支持“互联网让我们变得更愚蠢”。但事实上,互联网只是一个工具,工具本身不具备改造力,关键还是看我们如何应用。所以这其实是个辩证命题,只有用辩证的观点来看待,才能更客观。

 

推荐资讯
热文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