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KBBS门户站长频道业界新闻网站运营网络编程站长资源社区论坛
当前位置: 6kbbs V8.0 官方论坛 » 业界新闻 » 十目软件“踢馆”背后:微软重归打盗版时代
十目软件“踢馆”背后:微软重归打盗版时代

陈永正时代,微软中国通过合作伙伴,以及地方政府推动中国地区的销售。陈永正离职后,新任管理层再度恢复以前的政策,通过打击盗版赢利市场,与大企业谈判,对中型、小型企业发律师函。

“跳楼像表演,砸牌子显得更直实。”8月23日,50多岁的十目认证(中国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十目公司)首席设计师周敬之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像个愤青。

他真的这么做了。8月24日上午,周敬之起了个大早,前往北京望京微软(中国)公司所在地,实施自己的“砸牌”计划。周敬之脱下鞋子砸向前台的微软标志,保安上前阻止,一位微软员工也赶来协调。然后双方开始推搡,推搡过程中,微软员工倒地不起,称自己被周敬之打伤。

周敬之称“踢馆”是为向微软讨回“公道”的无奈之举。

由于多年前十目与微软的一项合作告吹,今年7月30日,中国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裁定,微软公司需向十目软件赔偿365万元技术服务费,同时支付十目公司律师费50万元。周敬之告诉记者,十目公司随后联系微软,微软相关负责人避而不见。

关于款项问题,微软中国公关部负责人士在23日下午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称, 微软已经将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裁定的415万元打到十目软件账户。而当晚周敬之告诉记者,只接到微软方面的打款通知,还没有接到这笔钱。

索赔1.7亿元

十目一度与微软把酒言欢。

2005年12月,十目认证有限公司、白沙集团、微软(中国)有限公司三方在北京联合举办新闻发布会,宣布白沙集团的香烟将应用十目认证和微软提供的信息管理系统。

当时,左手是全球最大的软件公司微软,右手是中国最大的烟草集团白沙集团,周敬之很兴奋。

根据协议,十目公司提供打码、编码技术,微软提供CRM系统。这套系统建成投入使用后,白沙集团可以通过手机拍照上传消费者信息,包括购烟者的年龄、居住地、消费能力、性别等,通过这些数据进行用户分析,然后定向进行广告宣传或是组织消费者活动。

周敬之说,合同签定后,十目公司开始进行采购相关软件与硬件,其中包括价值1000多万元的软件,价值3000多万元的服务器,一个价值1000多万元的激光机。十目软件同时开始组织团队,推进项目。

但微软方面却按兵不动。2008年,十目软件完成所有工作之后,微软的产品CRM平台仍然无法实现交付,最终造成此项目流产。

周敬之说,服务器、软件是快速升级换代的产品,两年之后价值为零,现在这些产品仍放在白沙集团,十目公司损失巨大。

通过第三方机构评估,上述产品共值7000万元。2009年7月,十目软件公司以7000万元为标的,诉讼至中国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。

今年7月30日,中国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最终裁定,微软公司应该返还十目软件公司技术服务费365.4万元,并且向十目公司支付50万元律师费。

仲裁过程中,十目公司还要求微软赔偿约5692万元的直接经济损失。但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建议十目公司通过诉讼索赔。

周敬之告诉本报记者,他将于近斯向北京市二中院提起诉讼,要求微软赔偿约5692万元的直接经济损失,但这并非他要求的全部赔偿。周敬之说,十目公司还将另案进行另一诉讼请求,即白沙项目的间接经济损失。

他告诉记者,按照当时的规则,帮白沙集团建好平台后,每当用户上传一份信息,十目公司将从中获两分钱的分成——一条短信收费1毛,其余8分归电信运营商。周敬之初步预估此经济损失将达到1亿元。

对于周敬之的索赔计划,微软中国公司方面表示,微软将尊重法庭与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的裁决。

再度“打盗版”

十目事件,暴露出了微软悄然改变的中国策略:告别陈永正时代的唐装时代,重回之前的“打盗版”时代。

“我敢说在全球十目是唯一敢跟微软打官司,并且能赢得官司的公司。”周敬之说。

他告诉记者,行业内存在很多类似情况,但很多公司选择忍气吞声,因为这些公司还希望与微软合作,采购微软的数据库、中间件产品、服务器产品,然后在这些产品上开发应用、集成解决方案。

放弃微软的代价,是失去微软这个合作伙伴。周敬之表示,今后十目管理软件将不再使用微软的数据库、.net中间件、服务器操作系统、CRM等产品,改而采用IBM、甲骨文相关产品。

但是微软这些产品拥有十分庞大的客户群,周敬之说,事实上他也不愿意这种情况发生,希望继续合作,但是微软在中国越来越不重视本地合作伙伴,合作没有办法继续。

而不能继续合作的原因,周敬之归结为微软公司在中国频繁更换高管。“从吴士宏、杜家滨、高群耀、唐骏、陈永正,再到梁念坚,微软中国区的领导人走马灯似的换,换一任总裁,就实行一套政策,或者换一批管理层。”

周敬之说,十目软件就是高层频繁换班与政策不延续的牺牲品。以白沙集团的项目为例,一共经历了四任项目经理,最初的一个项目经理叫赵雨,然后依次为李涛、廖庆丰、辛尔伦。随着微软(中国)公司高管换班,这些人都已经离开了微软。

周敬之认为,微软的管理制度本身并没有问题,高管频繁变换是中国区特有的问题。而中国区高层频繁换班的原因是微软中国区政策的摇摆。

陈永正之前,微软认为中国市场的问题在于盗版问题,试图降低中国的盗版率以提高营收。陈永正时代,微软中国改弦易辙,通过合作伙伴,以及地方政府推动中国地区的销售。当时微软在中国发展了许多重要的合作伙伴,十目软件是第八家,排在十目前边的有浪潮、中软、宝信、浙大网新等公司。此外,微软还与各个省、市政府成立微软创新中心,提供本地化的技术与服务支持。

陈永正离职后,新任管理层再度恢复以前的政策,通过打击盗版赢利市场,与大企业谈判,对中型、小型企业发律师函。数家中小企业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,2009年之后都收到微软的律师函,要求公司购买正版微软产品,否则将通过起诉索赔。

事实上,自2008年以来,微软已经在深圳、上海、北京赢得了数起诉讼。(21世纪经济报道 侯继勇 北京报道)

推荐资讯
热文排行